晨希

肥宅快乐水:



这是我小号。原号:魔王的婚约者

大号纪念一下


能请大家转一下吗


 @八月廿七  @阿落  @星沉重塑  @青簪  @川宁  @离鱼鱼  @月下眠  @半死梧  @待月 

Morgolopin:

可能活得还是不够久,锦鲤种类见得还是不够多...

但真是没见过这种又没脑子又没底线又无聊又锲而不舍关键撕B还不讲江湖规矩不敢正面杠只敢躲在阴暗的角落做下水道的老鼠(老鼠:别埋汰我)的锦鲤(胖虎的微笑.jpg

也不知道说啥了,就祝锦鲤朋友们健康长寿吧^_^

以及恭喜 @听南风 二饼太太喜提新号!好运滚滚来!

【是的这是车】占有欲

乔治不近视戴眼镜是为了装逼:

  幸福乡车展第四弹来啦!!!!


预警:棒棒糖play     更衣柜play    半个捆绑play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还有半个羞耻play


        “我出门了妈妈!”
  
  “路上小心!”
  
  七月初的天气很好,多伦多的街头上拿着冰淇淋的年轻人很多。可是金博洋想吃糖,草莓味的棒棒糖。
  
  想着就把包里底下那根不知道放了多久的棒棒糖给掏出来,还是羽生结弦给他的。
  
  金博洋边拆糖纸边苦恼,今天又是一天被收手机努力训练的一天!
  
  只是,有个嗲精,估计能把课标完成已经是很好的了。
  
  心情略带一点复杂,金博洋含着棒棒糖慢吞吞地向蟋蟀俱乐部走去。
  
  在门口被森美抓住拍了几张照片,进去冰场在场边被梅娃拦住录了一段ins,回过头看见车俊焕对他“友好一笑”。随后就感觉到身后一阵风刮来,并一把抱住了自己在颈边蹭。
  
  “boyang~”
  
  默默在心里叹了口气,把头微微向另一边歪,带着笑意地打了声招呼:“早上好,羽生。”
  
  他并不是对羽生结弦有什么不耐烦,反而很开心羽生能够和自己这么亲近,只是,太近了。
  
  金博洋不著痕迹拉开了一点距离,把自己眼底的情绪敛下去。羽生结弦真的,近到金博洋都快要当真了。
  
  “今天我们有滑行课哟,又可以和boyang一起玩啦!”
  
  羽生笑眯眯地把金博洋的手握住,把刚拉开的一小段距离给填满。
  
  才不要,不要给博洋远离我的机会,绝对,不可以。
  
  
  
  金博洋坐在冰场旁边的长椅穿冰鞋。7月的多伦多是夏天,可是冰场内温度很低。拉了拉训练服的袖子把袖口抓在手里,呼了口气。
  
  做好了拉伸动作后就开始上冰,把自己所有情绪敛在心底。
  
  大课是大家一起上的,奥瑟没法把他们分开,只能看着羽生结弦寸步不离地待在金博洋身边,就像是他的所有物一样。
  
  而金博洋也是因为某位笑得没眼睛先生在身边,没人敢过去搭话。到大课就会出现一种局面,从,众。
  
  金博洋也尝试着自己跑去人堆里聊天,可总是会聊着聊着,自己的腰就会被扣住,整个人被带入怀中,莫名其妙被带离人群。
  
  看着那人笑得十分灿烂的模样,金博洋又气不起来,在心里默默说,他只是想和你玩,他是你偶像,能怎么样?供着呗。
  
  下午是他的跳跃课,梅娃和他一起,金博洋上冰前环顾了一下四周,松了口气,还好他不在。这种认知一下子侵占了他的脑子,上午不敢太过放肆现在和梅娃一起疯了起来。主动和梅娃录了一段双人3A跳跃发上ins。
  
  “哇喔!哈哈哈哈哈这两个小伙伴玩得可真开心!”
  
  另一个冰场森美在休息期间刷ins的时候刷到了这个视频,于是大笑了出来。
  
  他的声音很大,成功吸引了羽生结弦。据前线记者车俊焕报道,奥运冠军以肉眼可见的脸色变黑,周身黑气实质化。
  
  默默给金博洋同学安慰语,阿门。
  
  眼看着训练时间快结束了,然而自己的训练因为刚才的疯玩落下许多。想到晚上留下来加练不用见羽生结弦,他心里竟有一点小开心。
  
  只是,他的开心还没有维持到训练结束。
  
  当他看到场边站着的笑得很灿烂直盯着他的羽生结弦,金博洋扬起的嘴角瞬间垮了下来。
  
  羽生结弦那不掺一点别的东西只有满满的看到金博洋就很开心的笑,让金博洋莫名有点心虚。
  
  可能是刚才的双人ins被他看见了,金博洋莫名有点刚出轨就被老公抓住的错觉。那双眼睛明明除了笑意别无他物,看他会感觉到,自己像是被剥光了一样,毫无保留。
  
  金博洋主动滑向他,站在他身边小口小口地抿着水,还眨了眨眼。像只小心翼翼讨好主人的猫。
  
  “boyang今天的训练快结束了吗?”
  
  “还没有,今晚要加练。……刚才走神了。”
  
  金博洋想了想,还是加了一句。
  
  “这样啊,那我也留下来陪boyang好了。”
  
  羽生结弦看着笑容逐渐消失的金博洋,小孩眼里闪过一起慌乱。
  
  “boyang?好不好?”
  
  “啊……当然。”
  
  我可是,怎么都不会让你逃离,即便是你怕我,也要给你一点惩罚,你可是我的,只能是我的。
  
  滑向冰场的另一头,无法忽视的炙热的目光,脚下的步伐随心跳加快而愈发不稳,终是摔在了冰上。
  
  屁股下是彻骨的凉,没忍住抬头涨那边望去,毫不意外地撞进那双满是笑意,溢着欢喜的眼睛。
  
  匆匆一眼,低下头去,染红了眼。
  
  他看错了,他想错了,羽生结弦怎么可能会有那样的情绪呢?这种,龌蹉的……
  
  金博洋缓缓爬起重新练习起来,脸上如滴血的红快速褪去,他像个亵渎了不该触碰的人一样。
  
  被发现,然后,疯狂逃窜。
  
  是的,金博洋就是个胆小鬼。
  
  可是羽生结弦没给胆小鬼逃离的机会。
  
  他把金博洋叫到身边,当着众人的面亲昵地拿毛巾帮他擦汗,还把一颗草莓棒棒糖塞到他手里,笑眯眯地看着他。
  
  整个星河都是金博洋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三轮车(余下走子博)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后记:
  
  
  更衣室外经过奥瑟,他嘴角扬起神秘的笑,年轻人啊。
  
  贴心得让戈米沙先走一步,自己在后面关灯,专门给里面的他们留一盏刚刚好的小灯就当做送他们的小情趣吧。
  
  其实说实在金博洋还真不知道怎么就弄起来了。似乎很自然而然,本就很应该。如果可以忽视羽生的眼神,像是……一个要把他融为一体的恶魔。
  
  以后怕是很难熬?
  
  当然……不
  
  他们会过得很好,互相占有。